童杰

以爱之名05


   艾伦很快摆脱了昏睡的状态,在床上直起身子,想下床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无力支撑,   艾伦有些慌乱和无措。
   迷茫的眼神中明显传达着类似于我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哲学问题。
   很快,房间的门被推开
一位栗色齐肩直发的漂亮小姐姐走了进来
她没有说话,温柔的理了理少年的发,替他调整了床的高度

  “别怕。”艾伦听见她这么说,“我是佩特拉。”
 
他向她伸出手,像只迷惘的幼兽
他的眼睛,还是金色

玻璃窗的外侧。
“教授,这样好吗?佩特拉还只是个见习生,就这么接触王……”
男人勾了下嘴角,撇了一眼助手
“嗯……谁知道呢╮(╯▽╰)╭”
……教授你开心就好

艾伦知道了自己是王,
知道了自己的力量
知道了实验室托付的任务,
知道了自己将作为兵器的使命,
知道了自己必须做出贡献
知道了这一切的理所当然。
但艾伦不知道,他忘了
  忘了他的世界,和世界中心的,
  利威尔

少年站在偌大场地的中心,由高低不同的柱子构成的地面,周围的墙壁上布满了形状各异的孔洞
身上装的设备弄得艾伦有些痒,不满的拨弄了两下却被电流刺激了下,吃痛的缩回了双手
在少年想扯下仪器时,
一个孔洞里忽然射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少年的手腕
巨大的痛楚让少年嘶哑着跪倒在地,
即使可以自愈,疼痛也难以避免

但这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枪雨,电击,火烧,水淹……
   接下来的时间里,艾伦几乎承受住了所有残酷的攻击,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中,他的自愈能力进化到令人生畏,
更不用说少年徒手扳断特殊材质的机枪,和那些大大小小的被击打出坑洞甚至直接击碎的柱子
  人们也知道
  少年还藏有其他的,从未被发现的力量
可以帮助政府让战争胜利的
力量

 

没有人知道利威尔究竟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但那单薄的摇摇欲坠的身体就算是陌生人也不禁为这漂亮的年轻人捏了把汗
   利威尔觉得这个世界失去了颜色
   他的珍宝,他的艾伦,因为他的疏忽,
   被别人夺走了。
   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用遮掩的态度和晦涩的言语向他表示这淌浑水的深度,
   一位曾经被他从冥王爷手里抢回宝贝儿子的高官说:
  “这件事和政府有关,我……很遗憾。”
 
  他找到了埃尔文。
  作为军政大家的嫡系长孙,埃尔文知道,将会打响一场战争,国家需要一些底牌。

  他找到了韩吉。
  韩吉记起父辈的谈话,有关于实验体的回收,有关于“王”的力量

  他找到了大洋外的格利特
  大叔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耶格尔医生早就和他探讨了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
他让利威尔冷静下来,不能急,这是一场很长的斗争。
 
   于是他冷静了下来。

   他想,艾伦还在等我。
  
   利威尔在韩吉的帮助下,改头换面,他进了实验室,他看见了艾伦
   被子弹射中身体,嘶哑嚎叫的艾伦
   利威尔差点当场暴露,大腿被捏的发紫。
   那是他一直护着的孩子啊,那是他一直舍不得的捧在手心的艾伦啊。
  
   真他娘该死的世界

   这是他那个舅舅曾经爱说的话,他觉得粗俗,但这时又是这么的切合实际
   惨白的脸色被他的同事们看见,出于照顾新人的心理,他被调去了观察数据和写报告。
   在简单又无聊的工作中利威尔了解了很多实验室的内幕,他也知道艾伦失去了记忆和情感,在进来之后经过了很长的蛰伏期
   佩特拉找到了他。
   “你,是利威尔吗?”
   他听见女人这么说,他感受到冷汗布满了身体,他觉得恐慌
    “我认识艾伦,我会帮你救他。”
    “你是谁?”
    “我是你的同学……”和曾经的追求者。
利威尔看到了希望,虽然两人都是实习生,但佩特拉可以接近艾伦并且算是艾伦熟悉的很少一部分人之一。
他知道艾伦现在不会和他走,所以他需要慢慢来。
他和佩特拉发现,
只有文字,才有机会让艾伦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面貌
但图书室的权限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掌握在实验室的内部人员手里。
利威尔弄死了他。
伪造成自然死的假象,他的学术知识派上了用场。
他的手在发抖,
他第一次杀人,
但他并不后悔。
索性图书管理员并不是什么受关注的职位,权利也很有限。
甚至都没有报告给上级,因为貌似正为战争的准备工作忙的焦头烂额。这时候说这些小事无疑会招来怒火。
新的管理员与佩特拉是朋友,叫奥鲁欧。
很好很顺利。
佩特拉和利威尔做了一些特殊的书籍,就算被检查也不会让人生疑。
是些民间小说,里面的大量从未出现在图书室的常识正是艾伦所需要知道的。
看得出来艾伦对那些书的偏爱。
很好慢慢来。
利威尔开始写信夹在书里,是一些小事,
是艾伦的过去,是他经历过的事情,
他写艾伦的朋友,老师,邻居,父母,
还有利威尔他自己。
之后的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才怪
除了那该死的老变态
好吧怎么说也还是救出来了

  
  
 
艾伦感受得到疼痛,也感受得到从来没有停下的从眼眶中涌出的液体,他想要大喊,想要嘶吼,每次他也这么做了
但他觉得害怕,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有什么东西不在他身边,很重要很重要的事物,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
脑袋好痛,眼睛好痛,
啊,
浑身上下像被碾过一般酸痛难忍的艾伦觉得难受
隐隐约约,
他想起了什么,但又没想起来
不要在战斗中思考奇怪的事情,
这是书上告诉艾伦的。

如今,艾伦12岁

三年的时间,他变得强大。
技能一个个被点亮,
现在的他,无人可匹敌
他上了战场,作为让敌人团灭的人型武器
他脱离了无知,书籍为他提供了很多知识
  他喜欢待在图书室,
  因为有佩特拉带来的书
  那些书画风总是不大一样,放的地方也不大一样
像是把某本书的书壳儿套上一样的格格不入
但他很喜欢
其实只是些普通平淡的文字
但对只见过兵法,实战技能和自然科学之类书的艾伦来说,总是新鲜的
通过这些书艾伦明白了许多与自己生活矛盾的地方,
但他没有问
少年的直觉一向敏感到不可思议
艾伦知道了家人和哥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几个字产生如此大的悲恸
他哭了,他又没哭
他开始思念,思念他的记忆,
但他没有说
他开始知道什么是爱,但他又觉得自己曾有过爱

这年,艾伦16岁

战争还在继续
艾伦收到了一封信,夹在佩特拉的书里
他有些激动,也许他知道信是来自谁
信很长,艾伦看了很久
当天的任务,艾伦在战场上完成得很出色
艾伦开始回信,他有些苦恼,因为很难弄到足够的纸和笔
于是他的回信总是充满了硝烟的气息
那是瞒着所有人在捣毁地方阵营时藏匿起的宝藏
那人写的文字带着些锋芒
艾伦不知道为什么会贪恋这种感觉
信的交流持续了很久
久到让艾伦对那人产生了情愫

一晚艾伦默默在床上解决了一些小事
于是他开始明白

他想见他
想听他的声音,想碰触他的身体

少年的冲劲总是容易流露
对方提出了计划

等战争结束
一切都很顺利
战争胜利了

但发生了变数
教授监禁了他,很有意思对吧
他给艾伦打了一针管的药剂

他说爱,他说他爱少年
少年说

“你有病吧。”

艾伦被带了出去,他浑身无力,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药剂,

但他看见了
战场之外的大海
熟悉的让他眼眶湿润的灰蓝色

眸子里的金色被蔓延的绿色覆盖
温润的颜色原来也可以做到这样的璀璨

虽然他差点被强了
但艾伦还是艾伦
就算被强行失去能力,
他也会折腾到最后一刻
这是教授和战场告诉他的

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让教授的注意力被转移
于是被艾伦踢了脑袋
那个球状物最后消失在一声枪响里

一切都静止在与门外冲进房间的人对视的瞬间
  记忆冲进脑海

艾伦看着那狭长的双眸里的焦急,精致的似乎岁月无法留下痕迹的白皙脸庞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也许是他的世界

“利威尔……”

不知道对方是否听见
他感受到了与看到第一封信时同样的感情

然后艾伦昏了过去
好吧他确实昏了过去

……嗯,我是不是显得太没用了……

失去意识之前的艾伦眨巴了下眼睛还在这么想着

相信艾伦一定会后悔万分
他错过了利威尔的泪水
喜极而泣的泪水
酝酿了七年的泪水
 
利威尔抱着艾伦
  就像捧着最珍贵的宝物
  低着头
  泪水打湿了艾伦的一大块衣物
  他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

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更完的tbc.

讲真,想要红心心蓝手指,想要评论
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所以给我点儿王之力量吧
愿意给的小天使想要抱着他们螺旋升天啦啦啦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