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杰

(艾利)以爱之名

艾伦出生的那年,利威尔十九岁
面无表情的看着小小的婴儿,在他的头边放上小小的一朵黑色纱花,右手握拳放在胸前,整洁肃穆的黑色西服上有着雨水的痕迹,对着刚出世没多久柔嫩温软的小玩意儿默默许下承诺,

啊,小鬼,照你父母的愿,你未来的路就交给我了。

{2002年三月三十日  格里沙.耶格尔医生 丧生于距离中心医院10公里处的车祸,同天晚,卡拉.耶格尔女士于中心医院成功诞下一名男婴由于产后大出血逝世,逝前向医院护工表明将孩子托付于格里沙的学生利威尔.阿克曼}

“哥哥~!哥哥~!哥哥——”身子还没桌子角高的小家伙气势汹汹的闯进家门,一对大得发亮的翡翠色眼眸正四处张望着找寻想见之人的身影,柔软的棕发由于奔跑而渗出的汗水乖巧的贴在额上,嗓音放得很大但稚嫩的不惹人讨厌。

“啊啊,干什么”青年揉了揉眉心,表示早就习惯了麻烦小鬼的吵吵嚷嚷

“老师给我大红花了哦!大的!最大的一朵哦!送给哥哥!”艾伦小小的手捧着一朵红艳艳的纸花,努力伸长胳膊举在利威尔的面前,还不忘记像只一心求夸奖求摸头的小奶狗样的咧着嘴朝他呲个牙

伸手接过纸花,很简陋的五瓣花,背面还有幼稚园老师用银色金属笔写的加油和一个小笑脸,利威尔挑了挑眉:“不错,今晚想吃什么?”

“肉饼!我要红花那么大的肉饼!不,比红花还要大!”

小鬼头撒欢似的在利威尔腿边转来转去,仰起小脑袋露出一口大白牙就冲着青年傻乎乎的笑。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不容反抗的摁住艾伦的脑袋,  “不要乱跑。” 

啧,这点小事就高兴成这样,果然小鬼就是小鬼。  

虽说这么想着,另一只手倒是像是不以为然的把大红花塞进自己办公用的书桌里,那是右手边下数第二个带锁的小抽屉,里面已经有好几朵稍小的红花,

利威尔摸了一把孩子绒绒的脑袋就迈腿向门口走去,艾伦熟练的一把抓住他的手指,蹦蹦跳跳的跟着自己知道要去超市的哥哥。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专属于孩子的柔嫩触感,青年狭长的眼角逐渐软化,已经四年了啊,小鬼都有这么大了,
孩子叽叽喳喳的在身边讲着在幼儿园的新朋友,偶尔应和的利威尔,思绪倒是飘到了小鬼到自己手上后的那一段并算不上美好的经历,作为刚入大学的小伙子,医学院的高材生,别人都劝他为了他的学业也应该把艾伦送到孤儿院去

那时的利威尔倒是犟得很,搬出宿舍,一个人在大学附近租了间别人家里的小房间开始照顾新生儿,谢天谢地那也是对善良的母女,也多亏小艾伦不像其他的孩子那般在深夜哭闹,总算是熬过了最辛苦的日子,自己当爹又当妈的照顾孩子,还要兼顾打工挣取生活费和房租,
再加上学业的压力,说来也是多亏了这对母女的帮助照看,也是奇怪,素有最怕麻烦认知的利威尔居然会因为这个小鬼坚持那么久,他自己想来也是惊讶,

一瞥小鬼头的脑袋倒是正好对上熟悉的傻笑和细密棕色睫毛下流光盈翠的祖母绿眼眸……..真是看着就憨憨的……只是因为阿姨的信任和医生的救命之恩而已,一报还一报罢了。

那时候的自己好像是默默拒绝了那位同屋可爱小姑娘丽莎明显的爱慕之情,虽说有些过意不去但确实是没什么感觉,说来也是传奇的很,租了半年多,女孩远在大洋彼岸创业的父亲回来了,母女并不在家,剩着难得空闲的利威尔带着艾伦看家,

女孩儿他爸为了给自家两位亲爱的惊喜一个人暗搓搓的从机场摸回家

“小…..小子……你怎么在我家!”

在他看见坐在沙发上给艾伦举着奶瓶喂奶的利威尔时表示整个人都收到了不小的惊吓,但一下子也缓过神来,哦对,好像夫人是和他说过有个大学生搁他们家带孩子的来着,自己倒是事情多了又是回家兴奋过了头把这茬给忘了,

给自己顺了口气,扯了扯领带在同样惊讶但未曾开口的利威尔斜侧沙发躺下,倒是自来熟的开始找起了乐子,啊呸是开始了严肃的学术性讨论,

这位幽默的父亲让利威尔想起了狂热于各类实验的怪人同僚韩吉,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态度加上散漫的行为作风,但也会让人在交谈中感受到莫名的睿智和精明,让人讨厌不起来的不正经。

二人的聊天范围很广,利威尔的态度也是蛮配合,也算得上是投机了,怀里的艾伦不安的动了动,像是困了的样子,

“真是乖巧啊这个小家伙儿…”格利特先生看着小鬼的脸蛋儿,一脸坏笑的开口“小鬼头叫什么名字?”
“艾伦,艾伦·耶格尔”

——半晌没有声音,利威尔有些奇怪,撇头却是看见了格利特忽的沉下来的严肃表情,一颗心坠了
坠,
“利威尔,孩子的生母是?”
“卡拉·耶格尔,生父名为格里沙·耶格尔。”
“他们现在…是否安好”

“.……二位皆已逝世”

认识到事情并不简单的利威尔等着面前人的续文,没想到的是,那张明显饱经沧桑的脸上竟倏地落下大串的泪珠,利维尔也是一惊,“……啊……好人不长命啊……”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的格利特慌忙去抽纸巾擦拭,等他终于从情绪中缓回来,看着艾伦的棕发“耶格尔夫妇于我有恩,我发达后找了他们很久但一直未果,没想到啊…”

“利威尔……虽然感觉有些不妥,但……孩子能交给我吗?”

看着面前的青年瞬间冷下的眼神,狭长眼眸中迸射出不属于这年龄的冷酷,格利特不自觉地抖了抖身子,倒像是刚发现自己说了些什么的样子赶紧打着哈哈说道:“别别别,我开玩笑的,小伙子这么凶,这年头可是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先生,这不好笑。”

“……利威尔,如果你不愿意转托给我,我也确实没有办法,但,我想请求你,好好照顾这个孩子……他,他很特殊,未来的他少不了遇上危险,只是出于我个人,不管他是什么样的孩子,请你,都一定要伴他身侧,请你,不要抛弃他,不要厌恶他……拜托了。”

本身就有魄力的中年大叔严肃起来自然有一定的威慑力,虽然这对利威尔并没有什么用

他向来是个冷静缜密的人,大脑飞速的运转,思考着事件的可能性,

艾伦是谁?为什么特殊?会碰见什么程度的危险?这个男人和他是什么关系?格里沙医生究竟做了什么?

但饶是他,也只能想出一些常人看来都会觉得不可思议的念头,
啧,麻烦死了。
利威尔把左脚往右脚上一架,流露出旁人熟悉的犀利眼光瞪向格利特,用双臂护着艾伦带着不爽的情绪说道:
“喂,大叔,这小鬼是我接下的,我肯定会负责,要是能丢这小子早不知道挂哪家孤儿所了,我不知道内情估计你也不会说,你的请求,我算是应下了。”

“有点礼貌啊小子,”还带着泪痕还努力不正经的怪大
叔怎么看怎么滑稽

“我这次回来,其实也有带着妻女定居国外的意思,这间房子我就留给艾伦,也算是对格里沙的回报。”

青年仍旧没有流露出什么特殊的情绪,显然眼前的格利特已经开始让他有些不信任了,稳稳地站起身子走向自己的房间,把艾伦算是温和的丢在了软乎乎的婴儿床里,扭头对着站在房门口的格利特语气平稳地说道:
“他是艾伦,就是艾伦,艾伦是我弟弟,是利威尔·阿克曼的弟弟。”
TBC.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