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杰

@Eifie菁 时之河感想!
我心里的阿部三桥长大之后大概就是这个天使样(划掉)

色块一时爽,做细火葬场
梦幻岛真的好好看

以爱之名05


   艾伦很快摆脱了昏睡的状态,在床上直起身子,想下床却发现自己的双腿无力支撑,   艾伦有些慌乱和无措。
   迷茫的眼神中明显传达着类似于我是我是谁我在哪儿的哲学问题。
   很快,房间的门被推开
一位栗色齐肩直发的漂亮小姐姐走了进来
她没有说话,温柔的理了理少年的发,替他调整了床的高度

  “别怕。”艾伦听见她这么说,“我是佩特拉。”
 
他向她伸出手,像只迷惘的幼兽
他的眼睛,还是金色

玻璃窗的外侧。
“教授,这样好吗?佩特拉还只是个见习生,就这么接触王……”
男人勾了下嘴角,撇了一眼助手
“嗯……谁知道呢╮(╯▽╰)╭”
……教授你开心就好

艾伦知道了自己是王,
知道了自己的力量
知道了实验室托付的任务,
知道了自己将作为兵器的使命,
知道了自己必须做出贡献
知道了这一切的理所当然。
但艾伦不知道,他忘了
  忘了他的世界,和世界中心的,
  利威尔

少年站在偌大场地的中心,由高低不同的柱子构成的地面,周围的墙壁上布满了形状各异的孔洞
身上装的设备弄得艾伦有些痒,不满的拨弄了两下却被电流刺激了下,吃痛的缩回了双手
在少年想扯下仪器时,
一个孔洞里忽然射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少年的手腕
巨大的痛楚让少年嘶哑着跪倒在地,
即使可以自愈,疼痛也难以避免

但这似乎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枪雨,电击,火烧,水淹……
   接下来的时间里,艾伦几乎承受住了所有残酷的攻击,一次又一次的实验中,他的自愈能力进化到令人生畏,
更不用说少年徒手扳断特殊材质的机枪,和那些大大小小的被击打出坑洞甚至直接击碎的柱子
  人们也知道
  少年还藏有其他的,从未被发现的力量
可以帮助政府让战争胜利的
力量

 

没有人知道利威尔究竟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但那单薄的摇摇欲坠的身体就算是陌生人也不禁为这漂亮的年轻人捏了把汗
   利威尔觉得这个世界失去了颜色
   他的珍宝,他的艾伦,因为他的疏忽,
   被别人夺走了。
   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用遮掩的态度和晦涩的言语向他表示这淌浑水的深度,
   一位曾经被他从冥王爷手里抢回宝贝儿子的高官说:
  “这件事和政府有关,我……很遗憾。”
 
  他找到了埃尔文。
  作为军政大家的嫡系长孙,埃尔文知道,将会打响一场战争,国家需要一些底牌。

  他找到了韩吉。
  韩吉记起父辈的谈话,有关于实验体的回收,有关于“王”的力量

  他找到了大洋外的格利特
  大叔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耶格尔医生早就和他探讨了这件事发生的可能性。
他让利威尔冷静下来,不能急,这是一场很长的斗争。
 
   于是他冷静了下来。

   他想,艾伦还在等我。
  
   利威尔在韩吉的帮助下,改头换面,他进了实验室,他看见了艾伦
   被子弹射中身体,嘶哑嚎叫的艾伦
   利威尔差点当场暴露,大腿被捏的发紫。
   那是他一直护着的孩子啊,那是他一直舍不得的捧在手心的艾伦啊。
  
   真他娘该死的世界

   这是他那个舅舅曾经爱说的话,他觉得粗俗,但这时又是这么的切合实际
   惨白的脸色被他的同事们看见,出于照顾新人的心理,他被调去了观察数据和写报告。
   在简单又无聊的工作中利威尔了解了很多实验室的内幕,他也知道艾伦失去了记忆和情感,在进来之后经过了很长的蛰伏期
   佩特拉找到了他。
   “你,是利威尔吗?”
   他听见女人这么说,他感受到冷汗布满了身体,他觉得恐慌
    “我认识艾伦,我会帮你救他。”
    “你是谁?”
    “我是你的同学……”和曾经的追求者。
利威尔看到了希望,虽然两人都是实习生,但佩特拉可以接近艾伦并且算是艾伦熟悉的很少一部分人之一。
他知道艾伦现在不会和他走,所以他需要慢慢来。
他和佩特拉发现,
只有文字,才有机会让艾伦知道这个世界原本的面貌
但图书室的权限很长一段时间都被掌握在实验室的内部人员手里。
利威尔弄死了他。
伪造成自然死的假象,他的学术知识派上了用场。
他的手在发抖,
他第一次杀人,
但他并不后悔。
索性图书管理员并不是什么受关注的职位,权利也很有限。
甚至都没有报告给上级,因为貌似正为战争的准备工作忙的焦头烂额。这时候说这些小事无疑会招来怒火。
新的管理员与佩特拉是朋友,叫奥鲁欧。
很好很顺利。
佩特拉和利威尔做了一些特殊的书籍,就算被检查也不会让人生疑。
是些民间小说,里面的大量从未出现在图书室的常识正是艾伦所需要知道的。
看得出来艾伦对那些书的偏爱。
很好慢慢来。
利威尔开始写信夹在书里,是一些小事,
是艾伦的过去,是他经历过的事情,
他写艾伦的朋友,老师,邻居,父母,
还有利威尔他自己。
之后的一切都在计划之内
才怪
除了那该死的老变态
好吧怎么说也还是救出来了

  
  
 
艾伦感受得到疼痛,也感受得到从来没有停下的从眼眶中涌出的液体,他想要大喊,想要嘶吼,每次他也这么做了
但他觉得害怕,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有什么东西不在他身边,很重要很重要的事物,是什么呢,到底是什么?
脑袋好痛,眼睛好痛,
啊,
浑身上下像被碾过一般酸痛难忍的艾伦觉得难受
隐隐约约,
他想起了什么,但又没想起来
不要在战斗中思考奇怪的事情,
这是书上告诉艾伦的。

如今,艾伦12岁

三年的时间,他变得强大。
技能一个个被点亮,
现在的他,无人可匹敌
他上了战场,作为让敌人团灭的人型武器
他脱离了无知,书籍为他提供了很多知识
  他喜欢待在图书室,
  因为有佩特拉带来的书
  那些书画风总是不大一样,放的地方也不大一样
像是把某本书的书壳儿套上一样的格格不入
但他很喜欢
其实只是些普通平淡的文字
但对只见过兵法,实战技能和自然科学之类书的艾伦来说,总是新鲜的
通过这些书艾伦明白了许多与自己生活矛盾的地方,
但他没有问
少年的直觉一向敏感到不可思议
艾伦知道了家人和哥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这几个字产生如此大的悲恸
他哭了,他又没哭
他开始思念,思念他的记忆,
但他没有说
他开始知道什么是爱,但他又觉得自己曾有过爱

这年,艾伦16岁

战争还在继续
艾伦收到了一封信,夹在佩特拉的书里
他有些激动,也许他知道信是来自谁
信很长,艾伦看了很久
当天的任务,艾伦在战场上完成得很出色
艾伦开始回信,他有些苦恼,因为很难弄到足够的纸和笔
于是他的回信总是充满了硝烟的气息
那是瞒着所有人在捣毁地方阵营时藏匿起的宝藏
那人写的文字带着些锋芒
艾伦不知道为什么会贪恋这种感觉
信的交流持续了很久
久到让艾伦对那人产生了情愫

一晚艾伦默默在床上解决了一些小事
于是他开始明白

他想见他
想听他的声音,想碰触他的身体

少年的冲劲总是容易流露
对方提出了计划

等战争结束
一切都很顺利
战争胜利了

但发生了变数
教授监禁了他,很有意思对吧
他给艾伦打了一针管的药剂

他说爱,他说他爱少年
少年说

“你有病吧。”

艾伦被带了出去,他浑身无力,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药剂,

但他看见了
战场之外的大海
熟悉的让他眼眶湿润的灰蓝色

眸子里的金色被蔓延的绿色覆盖
温润的颜色原来也可以做到这样的璀璨

虽然他差点被强了
但艾伦还是艾伦
就算被强行失去能力,
他也会折腾到最后一刻
这是教授和战场告诉他的

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让教授的注意力被转移
于是被艾伦踢了脑袋
那个球状物最后消失在一声枪响里

一切都静止在与门外冲进房间的人对视的瞬间
  记忆冲进脑海

艾伦看着那狭长的双眸里的焦急,精致的似乎岁月无法留下痕迹的白皙脸庞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

也许是他的世界

“利威尔……”

不知道对方是否听见
他感受到了与看到第一封信时同样的感情

然后艾伦昏了过去
好吧他确实昏了过去

……嗯,我是不是显得太没用了……

失去意识之前的艾伦眨巴了下眼睛还在这么想着

相信艾伦一定会后悔万分
他错过了利威尔的泪水
喜极而泣的泪水
酝酿了七年的泪水
 
利威尔抱着艾伦
  就像捧着最珍贵的宝物
  低着头
  泪水打湿了艾伦的一大块衣物
  他第一次哭的像个孩子

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更完的tbc.

讲真,想要红心心蓝手指,想要评论
说不难过是不可能的,所以给我点儿王之力量吧
愿意给的小天使想要抱着他们螺旋升天啦啦啦

以爱之名 04

利威尔已经很久没和艾伦同坐一席吃晚饭了,

就算回来,也总是艾伦哈切连连不得不去睡觉的点

已是少年模样,天天在外面浪成了微微小麦色的皮肤和俊气十分的五官,特别是那对祖母绿的流光碧眸让艾伦显得更加俊秀,没长开的脸蛋儿带着稚气,更添了几分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魅力

但我们的小可爱这时正气鼓鼓的戳着米饭,

利威尔怎么总是加班到这么晚啊,明明说好早点回来的……
 
身上很痒,他知道是为什么,

  那个该死的所谓凯尔文少爷,已经不知道多少次的召集一帮子“小弟”堵他了,

要不是利威尔让他发誓绝对不用真本事打架,那群混小子早就被打的只剩下出气的份儿了哼╭(╯^╰)╮

愤愤扒了两口米饭,

双眼不受控制飘向对面的椅子,
刚刚又一不小心把自家哥哥的饭菜都热了一通
要是饭冷了他还不回来就往饭里拌芥末!

但想起青年无论如何都遮掩不了的疲惫,

果然还是算了吧……
        
∪・ω・∪谁让我这么听话呢

      少年的小脸往桌上一贴,
      冰冰凉凉的感觉总是艾伦喜欢的调调,

       餐桌上一点都没有平常家庭的油腻,也不知道利威尔怎么做到让餐桌保持干净的。

         明明都没有陪我的时间,好气,艾伦气呼呼的腹诽了几句

           唔,有点想利威尔……

         啪!

少年两手用力的往脸上拍,留下明显的红痕

艾伦是大孩子了,才不会耍小孩子性子!

埋头认真扫完了自己那份的饭菜,身上不再发痒的艾伦学着利威尔的洗澡方式在浴室里搓搓搓的把自己捯饬干净,

头发一吹就扑进自家哥哥蓬呼呼的柔软大床,

一如本人的干净清冽的味道盈满了艾伦的鼻腔,

劝慰着小小少年并不想说出来的思念,

午夜声响,安然入睡。




……………………
“你们,对,你还有你,去弄那个谁,是叫爱尔敏的对吧……他哥哥不能动?谁管那么多!”
…………………………

 
好热……

…………………………
“少爷啊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怪,怪物!你这个怪物别靠近我啊啊啊”
……………………………
 

啊啊吵死了,一直叫一直叫的

………………………………

切,这就安静了吗?嗯……我抓的这是谁来着……?



“艾伦,向我发誓,你永远不用力量去和普通人打架,”

……唔,这是谁?……

“不然,你会失去我的,明白吗?”

……为什么?……

“哥哥我知道了啦,明白明白~”

……这是,我的声音?……


谁是……
   哥哥?

  

       远处寒光微晃,卷起一阵微小的风,小型麻醉针扎入少年的肌肤,
  
致命一拳未能落准,

巨大的力度在板砖下留下蛛网似的裂痕,
小小的身体失去重心而向旁倒去,软软的摔落在地

       野兽般充满杀戮气息的金色眼眸,在将要完全合拢之际,似是还闪过了原先那温润的碧光,
和一句微不可闻的呢喃

“利威尔……”

“b347检测点报告,001号实验体已找到,坐标A市中心小学右侧教学楼外空地,目击者9人,
确认能量波动是其发出,观察对象初始特征已经出现,确认为H97病毒最高等异变体,现已使其昏迷,请求允许带回。”

……眼睛,眼睛睁不开了……

……好难受……

……动不了……

……啊,好痛苦……

洁白到反光的房间,仪器的声音微弱的在地板上跳跃,一面巨大的落地窗却只看得见满目的漆黑,可以想象,如果身处于这牢笼中,无从发现外面的世界,一切事物将离你而去,仿佛只剩自己般,

会孤独的让人发狂。

玻璃墙的外侧又是另一番景象

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穿插在大大小小的仪器中,忙着观察少年的生命体征和能量波动,脸上或多或少露出的兴奋神色昭示着少年的特殊,

最高等异变体,001号初始实验体,
没有人去了解他的名字,
没人在乎

你会想知道你的小白鼠之前叫什么吗?

…………
病床上的少年一声嘤咛,手指微颤,眉头倏地紧皱, 
        外面仪器上的数值随着少年的异样猛然向上一飚,
        但随即又慢慢恢复了正常,
         再看,少年仍旧平静的躺在床上,面色安稳,气息绵长。
  
   “嘶----”
  
不知道外面是谁倒抽了一口凉气
  

回收了那么多实验体,从没有出现过刚刚艾伦还是半昏迷状态时的能量峰值, 这真是……

多么可怕的力量啊
  
  
 

…………
   “这就是‘王’吗~真可爱呢~”
   被簇拥的一人似是用隔着玻璃的目光抚摸着少年的面颊
   微卷黑发下的脸叫人看不真切
   只识得清微微发抖上扬的嘴角
   和金丝眼镜反射出的仪器闪烁的红光
 
  

“啊啊,真让人兴奋~”

TBC.

短小致歉!对不起有点卡文!我会努力的!

如果喜欢就给我鼓励吧( ´▽` )ノ❤你们的心心推荐和评论是我的动力!

水彩小姐姐,嘿嘿嘿复健复健

深夜摸的小小鱼嘿嘿嘿
还是堆糖的图无水印不知道是谁的图实在是不好意思
兵长画丑了嗷都不好意思发出来
后颈一凉

临摹了一张堆糖上找的图,水印是 lady chu大大的,后张铅笔稿,前张是用手机扫描的(∪・ω・∪因为怕毁就没勾线算是毁前留念,所以线条有些地方乱不要介意)
最喜欢兵长的外科医生和警察啦
我还在进步,希望可以一直狂热于艾利和进巨
( ´▽` )ノ❤喜欢就鼓励吧

(艾利)以爱之名03

利威尔毕业了,
已经上了幼儿园的艾伦似乎比谁都更早知道离别的含义,在毕业典礼上哭的惨兮兮的,一张小嫩脸都给哭皱的不成样子,
经他这么一起头,别说本就稀里哗啦哭花了妆的小姑娘们,就是一群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也都忍不住的红了眼眶,魂淡不要这么随便就叫我哭了啊我还想好好的装个医科型高冷啊。

同届陪着艾伦长大的大家默契的和艾伦一起拍完了全部的毕业照,虽说这么一张小哭脸儿实在是不大适合照相众人也依旧觉得小包子真的是世界第一可爱!

博士帽扔向头顶,
划出了未来的弧度。
照片里,
天空的颜色正好,
白云的感觉微妙,
拍出的那是看不见的众人模糊的泪眼,
那是摸不到的逝去而又美丽的大学时光。

橄榄油温柔的平铺在锅底,轻撒调料,肉饼随着滋滋油煎声散发出了浓郁的香味,混合着利威尔牌秘制酱料的气息,环绕升腾在小小的厨房,又顺着门框,蔓延到了客厅的小方桌上的艾伦鼻前,艾伦吸了吸鼻子,铅笔摇晃的速度加快:
“马上就好!还有两个字!就两个字了!”

“我等会要检查—---给我认真写啊小鬼!”

咔擦,不堪重负的铅笔应声断裂,小小幼童的碧眸无奈的看着因为没使好力度而显得过度脆弱的红色木质铅笔,

为什么?明明连爱尔敏的笔都没断过的!我的笔怎么会总是断啊真是

赌气般的把堪堪连在一起的两节笔甩到一边,鼓着个小脸蛋儿,哒哒哒的跑去哥哥那里一把抱住大腿就仰着脸说:
“笔又断了!但是我写完啦!”

正在装盘的青年眼眸沉了沉但并未让孩子发觉 ,揉一把孩子手感颇好的脑袋

“不错,快去洗手,再把本子拿过来给我看看”

“遵命~”

看着传来哗哗水声的方向,利威尔细长的眉紧皱,眼底闪着担心的神色,
艾伦成长的太快了,
比一般孩子强了不知多少倍的力量和可以称得上非人类的自愈能力,对,

非人类。

好在艾伦的外表并没什么特殊的让人在意之处,他现在仍旧可以和一般的小孩儿一样享受同样的教育和普通的生活,
那以后呢?
垂眸看向对着大口大口嚼吧着肉饼满嘴流油的艾伦,

能这样健康平凡的长大就好,只要这样就好

但,利威尔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在艾伦三年级分班后没有多久的一个阳光温润暖融的上午,空气中甚至还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在暖风吹拂下的和平时一样忙碌在中心医院的利威尔却觉得一阵彻骨的寒意顺着脊骨向上震得他头皮发麻

他接到了一个来自校方的电话

“……好……我明白了……嗯……很抱歉……请快将孩子送到中心医院来,我现在开始准备手术……请看好艾伦”

艾伦闯祸了

熟悉的救护车的尖锐警报声震动着利威尔的耳膜,
光听艾伦班主任的描述,他就明白那个孩子的伤绝对容不得他有半点马虎,
  但他也明白,
自己担心的并不完全是能不能救回那个孩子,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自信

而是艾伦

和以往一样细致谨慎的对手术的器材和自己的指尖至肘部以上十公分的部位进行消毒,套上熟悉的无菌手术服和橡胶手套,拉上口罩遮住精致的脸庞只留下一双泛着冷芒的锐利眉眼,
这一切似乎发生在一个转背让人屏息的瞬间
年轻的医生向着属于他的战场走去,每个人都知道

“外科最强”从来就不是什么开玩笑的称号
    
手术中的红灯一直亮着,孩子的父母很快就赶来了,二人虽风尘仆仆但看得出来衣着皆为上品,妆容精致的女子目光中盈满了泪水,满脸横肉的明显比夫人大了许多的大叔揽着她脸色阴沉,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路过的稍有资历的医生和护士都不禁向紧闭的手术室投来担心又同情的目光
        尔后奇怪的是,一个看似衣着普通的男子面带礼貌的微笑来到他们的面前,短暂的交谈后,他示出了证件
女子没多大反应但大叔的肥肉微颤,马上带着情人和男子一起离开

这场景并未引人注目,一切都悄无声息
  
   所以,利威尔不知道,
  
他的头脑眼睛和肢体在手术室里向来只属于病床上的生命,双手动作的飞快,为他擦汗的小护士忙的顾不上歇息,只留得心思对利威尔大佬的手法啧啧称奇。

利威尔考虑过艾伦会和别人起冲突,但他没有想过会伤的那样重,这孩子看起来五六年级的样子,眉目端正,看起来像是养尊处优的小公子
到底是什么才把艾伦惹火到了这种失去理智的地步?

手术持续了十一个小时,有的医生都已经轮了一圈儿,利威尔仍旧稳稳的坚守在手术台上,好在手术已经结束,不然估计倒下的就会是这位再次维持了不败记录的年轻医生了。
利威尔长吁了一口气,用微微颤抖的手揉了揉皱起太久的眉心,光是接过小护士递来的葡萄糖一口闷下的动作,整条胳膊就像是被抽尽了力气一般,半天没能抬起,他缓了半天的劲儿,才算是有力气离开手术室。

但于他来说,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才是真正料想不到而又无可奈何的。

本以为会迎来大麻烦的利威尔脑袋里其实是始终绷着一根弦的,已经在想怎么赔偿和收拾烂摊子的他本就奇怪手术室外为什么没见着父母的身影,

更没有想到的是,不论是校方还是家长,都像没发生什么大事一样继续按照常规做着手头的事务

一切证据都在被抹去,
有着网状细密裂痕还带着血迹的学校地板上的大理石都马上被翻了新,
受伤的男孩儿也在利威尔离开后就马上转了院准备去国外治疗,
没有任何相关的信息和视频可以在网上流传,
这件事仿佛只有一点点荡起的波纹在目击者的心里摇晃

仿佛那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场景从未出现过

一股强大的势力在隐瞒着这一切,
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是艾伦,和证据一起消失的艾伦

如果利威尔提早知道这一切,
就算要抛弃医生的信念,
就算放下手上的一切
  他也绝不会让老师看好艾伦
也绝不会让艾伦独自一人面对他们,
也绝不会让艾伦,
离开他。

“喂,老师,请问艾伦在哪儿?”

TBC.

( ´▽` )ノ❤喜欢就鼓励下吧∪・ω・∪

(艾利)以爱之名 02

各种手续办的很快,也是因为早就做好了打算的原因,那次谈话后没几天,房产证就移交到了利威尔名下,

但之后格利特在青年的再三逼问下也死咬着牙就是不肯再吐露关于小家伙的信息,

他虽无奈但也没再询问,只是模模糊糊又有了一种莫名的使命感,这小鬼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在身上啊,

  啧,麻烦死了。

嫌弃归嫌弃,在正式住入设备完善的小红顶别墅的时候的时候,对于不用支付房租的未来,利威尔表示还是有点愉悦的,

格利特一家子离开的时候全员都在艾伦小可爱的脸上mua亲了一口,小家伙虽小但生的白白嫩嫩,那一双大大的碧眸更是惹人怜爱的紧,性子又乖就任着人亲,除了对格利特这个奇怪的没见过的大叔有着抗拒之外还不时的咧着嘴发出些咿呀的可爱声音,弄得一屋子人心都化了。

卡尔夫人和格利特先生还坏心眼的在利威尔脸上也留下了一个吻,
丽莎在一边是有些羞涩的考虑着要不要给这位曾婉拒过她的出色青年一个离别的吻,结果被格利特发现,还脸红了好一阵子。

利威尔一脸嫌弃的看着不正经的格利特大叔,但狭长眼眸深处也是散动着星星点点的温暖,不禁又想起在遇见耶格尔夫妇之前的孤儿院生活,这也是他执意不送艾伦进孤儿院的原因之一。

不再多想,这样就好。

因为艾伦的困倦没法送他们去机场,利威尔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去,

就在未登上车的时候,丽莎深呼吸了一口熟悉的空气,还顶着一张大红脸就朝利威尔冲了过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又站好立定大声说道:
“一切顺利!幸福安好!”
  小姑娘像是用尽了勇气似的冲上车子,虚虚的探出手挥了挥也算是告了别,格利特夫妇在一边是笑得不行。
“利威尔你是知道丽莎的性子的,可不要怪她失了礼节。那么,就此分别,之后有什么困难,尽管打电话,不说你,就是看在艾伦的面上,我们也会竭尽全力的帮助你们的。”
卡尔夫人有些感伤的摸了摸利威尔的头,她对这青年可算是非常的有好感 。

“谢谢丽莎她的祝福,我会的,这一段时间里实在是受你们照顾,也望你们在海外也可以顺利。”
乖巧的道别,利威尔感觉卡尔夫人也对艾伦的情况有所了解,虽然对只有自己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有些不爽但觉得这一家子对艾伦和自己不会使坏心也就此作罢。
走后艾伦已睡熟了,利威尔解气般的捏了捏小家伙的嫩鼻子但也不舍得吵醒他,       

毕竟是自己带大的娃子嘛,总归是要宠的。

窗外的阳光淅淅沥沥的从树叶的缝隙间散落到屋内的地板,温暖了房间的空气,柔软了小小床的摇摇脚,伴着婴儿的翻动而发出的被子的悉索声,混着青年翻动医科书的沙沙声,揉杂在春日酔人的氛围里,就是于九天之上的神仙贵人,对着这般情景,也是要生出几分艳羡之情的。
 
日子飞快又充实的划过耳际,幸福的时光快的总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艾伦的第一句软糯的“哥哥“,
  艾伦的第一次摇晃的迈步,
  艾伦的第一颗小小的乳牙
  艾伦的第一次亲吻利威尔的脸颊
  艾伦的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利威尔都在旁引导着他的成长,
 
利威尔第一次被萌的胸口疼
  利威尔第一次稳稳接住扑来的小身体
  利威尔第一次惊讶的咬到了舌头
  利威尔第一次感动到红了眼眶
  利威尔的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艾伦都伴于身边改变着他的生活

利威尔带着艾伦的情景早就被同窗们习惯的不愿去解释些什么了,除了一开始的婴儿车着实尴尬了一把之外,之后在小艾伦可以走路说话之后,变得有些调皮的性子和着实可爱的外表让这对“兄弟”可谓是实打实的火在校园。
第一个学年的冷酷学霸形象早已抛之云外,如今的利威尔高材生性子依旧冷冽,但只要艾伦在身边,你总是会发现他狭长眉眼的软化和那足以说的上是带着些温和的眼眸,再加上本身的精致长相,这种反差萌学霸形象愣是唬的一群小姑娘摸着胸口嗷嗷叫唤,也带着一群“直男”的小心脏微微一动,实可谓之男女通吃也。
利威尔对这种情况也只好摆着手表示他也很绝望,继续自顾自的做他的医学校园制霸和天下第一好哥哥去了。

虽说大学里情书收到一大堆,各种节日礼物拿到手软,追他的人都足够组建一个粉丝团了,但看起来一些认真的打算追求的人自然是没让这个稀奇古怪的团体被组建出来的。

利威尔也不是没谈过,娇小可爱死缠烂打的萝莉系,性感逼人死缠烂打的御姐系,软萌白嫩死缠烂打的正太系,霸气侧漏死缠烂打的总裁系,是的,据可靠信人韩某所述,能追到利威尔的几乎都有一个特征,不要脸。

虽说不知道为啥会有这么一个设定,但一心泡到啊呸追求利威尔的可以摔下脸皮的众人自然是觉得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但最令众人痛心的事一直在身边,没错,就是已经开始会搞事情的艾伦小崽子。

艾伦自打出生起就在利威尔身边待着,但他现在发现总是有人要把他撵走,和他的哥哥独处,这下子可不得了,小家伙的气性可是真的不小,撒泼卖萌耍赖皮,能用的招都一股脑的往上使,就是要待在哥哥身边,偶尔瘪着嘴将哭未哭的说着“哥哥是我的……”这样可爱的话的艾伦总是让利威尔招架不住。

虽然艾伦真的很萌很Q弹,但最后分手总是有一句话“我真的不想在恋爱之前体验有了孩子还是一家之中地位最低的体验啊嘤嘤嘤QAQ”。

这样的日子过了很久,利威尔热总算是过了过去,但这俩人依旧人气极高,软萌调皮气性大的艾伦和霸气犀利高冷母系医科学霸利威尔仍然受尽大家的喜爱。

虽说不乏小人在中作梗抹黑利威尔,但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接近他,你总是会感受到一股奇怪的力量让你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和跟随,想要站在他身旁,或许这就是所谓人格魅力了,上次某作死大二生传了艾伦的坏话被利威尔揪出来差点没被吓尿在解剖室里也算是没人敢黑他的原因嗯……

至于艾伦的受尽宠爱,

可爱即是正义!可爱即是正义!可爱即是正义!

现代大学生对校园里的高颜值小包子简直是宠溺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以至于利威尔都不得不对他严厉一点否则被宠坏可也就是分把子的事了。
毕竟都打算带着小子跑去逃课,美名其曰学前教育。魂淡他还没上幼儿园啊你要干什么!最后被利威尔狠狠教训了一顿也算是再也不敢了。

吵吵闹闹的度过着大学生活,学术氛围浓厚和总是聚集在利威尔身边的正能量达人们确实给了艾伦不错的学前教育,虽说这样小小年纪可不要和他们学的一样不要脸啊!
Tbc.

第一次写文,发出来紧张的要死,求小心心让我看到你们的鼓励爱你们哟
原谅我的文笔嘿嘿嘿( ´▽` )ノ❤